信陽視窗首頁
新聞報料熱線:13837694459
當前位置: > 文化 > 正文

從李文亮逝世,看疫情折射出中國究竟缺什么?

2020-02-09 21:52 作者:xy 瀏覽 218次
文/《華夏早報》首席評論員 董哲
說真話的李文亮逝世了,永遠閉上了他那張愛說真話的嘴。
我們熟識李文亮,是因為他作為最早被武漢方面公布的8名疫情”造謠者“之一;我們銘記李文亮,是因為他是波及全國的特大疫情的第一“吹哨人”。
為人的良知和醫者的仁心,讓他說出了曾被視作“謠言”的真話;肆虐的病毒和萬惡的病魔,卻奪去了他年輕的生命。
此時此刻,說了真話被“訓誡”的李文亮,又讓我們想起了2018年因為說真話而遭遇牢獄之災的廣州醫生譚秦東,還有清朝末年那位說了真話卻未得善終的諫臣郭嵩燾。
時代發展到今天,人們不禁要問:我親愛的祖國,你究竟是哪里病了?
先來說一個自然界的現象。遇到危險時,鳥兒會突然振翅或發出尖銳的叫聲,給同伴報警,喊眾鳥一起飛離;猴子會發出跟平時不一樣的聲音,喊同伴快跑。這是億萬年演化出來的人類和其他動物的本能,是維持種群生存的重要天性之一。
而且,能發出警報的動物往往是族群中的優秀者。猴子發現危險,不會先匯報給猴頭和逐級上報到猴王,研究論證:這次來的究竟是獅子、豹子還是老虎,是公還是母,我們要不要上樹,確定好了再下達逃跑命令,因為來不及。
發警報的猴子就算哪次看錯了:把山貓看成了豹子,也不會受罰,更不會發生一猴錯報受罰,萬猴點贊的蠢事。
在人間,因客觀規律使然,在真相未顯露之前,普通人的吶喊也是一種本能。但是由動物進化而來的人類有時候比動物還要蠢。因為“吹哨人”每每一張口,不僅是微信被屏蔽、微博被封號,就是被“辟謠”,被公安訓誡,面臨牢獄之災,甚至獻出生命。
人們不禁要問:我們生活的這個環境是不是真的病了?
其實,環境沒有生病,病的是人。社會上敢講真話、實話的人少了,國家和社會自然就“病了”。
就像早期的新冠肺炎疫情,本來是一場可以控制的“小病”,卻被那些不讓說真話的人“導演”成了一場舉世人禍。
魯迅先生說:“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慘淡的人生,敢于正視淋漓的鮮血”。大難當頭,中國從來不缺冷眼旁觀者和“事后諸葛亮”,缺的是事前敢講真話的人,事中實事求是的人,事后直視問題的人。
很多時候,當災難和危險來臨時,那些“沉睡者”和“裝睡者”們,不僅自己心里“揣著明白裝糊涂”不說,還把吹警哨的人稱為“烏鴉嘴”。不是被“喝止”被封口,就是被懲罰,因為他們不喜歡預示危險的人,嫌棄警哨聲太刺耳!
當“吹哨”的人不在了,人間才會猛醒,人間實際上是缺少有能力和愿意吹警哨的人的。有能力吹警哨、敢于在關鍵時刻向社會揭示真相的人,才是人間的“寶貝”,中國的脊梁。
當曾經的“謠言”變成如今的真相,某些部門不為當初的“辟謠”感到羞愧嗎?若能拿辟謠的積極性去追求事實的真相,也不會有今天“八人封口九州閉戶”的殘酷現狀。
這就是血的教訓,不要逼得我們以后寧愿選擇相信所謂的“謠言”,而去懷疑所謂的“辟謠”!
我們曾經害怕真相的代價,隨著李文亮和數百條生命的逝去,現在最想問:“謊言的代價是什么?”也難怪李文亮去世后,數億網民出離憤怒了。有的人說:“不知道該說些什么,也不知道能說些什么。”有的人干脆直接詛咒:“有些人應該活著卻死了,有些人該死卻活著。”
李文亮雖然付出了生命,但也沒法阻止災難。讓人憤怒的是,除了可惡的病毒和病魔 ,李文亮也是死于一場人心的瘟疫,一場本來可以及時阻止的瘟疫。
讓人憤怒的還有,“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,他們也知道他們在說謊,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,我們也知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,但是他們依然在說謊。”
其實,嗟嘆、哀傷、憤怒、絕望都不是這個時節需要的情感,冷靜問責才是此刻應有的表達。把所有無能、無德的人趕出官場,把所有瀆職、犯罪的人送進監獄,把所有殺人、害命的人送上刑場!這才是每一位有良知的人該做的事情!一樁樁、一件件、一分一毫算個清清楚楚,世世代代引以為鑒!如此,英雄隕落又何妨?!死社稷而澤被后世矣!
在憤怒之余,我們更應該拷問:是什么原因導致一個說了實話真話的人卻遭到制裁、被某些部門的官員打壓?以后出現類似重大問題還有人敢于站起來說話嗎?待到風平浪靜時,我們該不該反思誰之過?那些人模狗樣的瞞報者坐在發言席上向公眾通報疫情可控的人,該不該下地獄?那些置億萬民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于不顧、一心卻想著“鉆研”和發表論文的所謂專家院士們,良心上會不會受到譴責?
這個社會的悲劇在于,掌握大眾風向主導權的體制工作者中,明哲保身的人比追求真相的人多得多。
面對當前疫情態勢和李文亮等八百多條鮮活生命的逝去,我們不禁要問:如果最初這所謂的謠言被那些“官老爺”們重視起來,哪會有今天全國性的災難?哪有那么多人被病痛折磨?哪有那么多失去親人的痛?哪有那么多人被隔離惶惶不可終日?哪有那么多人有家不能回、日夜奮戰在前線?
我們的祖國為此次災難要承受多么大的經濟損失?這個過誰來承擔?李文亮走了,他走得可安心?誰來還他一個公道?那些在其位而不謀其政的官老爺兒,你們不該深思嗎?!
而最大的悲哀是,即使到了現在廣大民眾也不敢表達內心最真實的感受。有人泣淚磋嘆:“其實李文亮并不是英雄。面對警察的時候,他很害怕,擔心影響前途,承認自己是‘造謠’,寫下了‘明白’兩個字。如果疫情沒有爆發,他也不會再多說一個字!其實他也沒有向公眾大喊危險,只是偷偷告訴他的校友和親朋,讓他們小心。但為什么我們都傷心?因為這就是我們自己呀!我們面對強權會屈服,害怕警察找上門。不想做什么英雄,卻總希望能保護身邊的人,這才是最讓人心痛的地方。”
網上曾有這樣一個段子:小明:“如果我能穿越到一個多月前,一定能拯救這場災難。”老師:“不。你會成為第九個造謠者!”現實中,這真不是一個段子。
為民眾帶來真相的種子的人,卻被扣上“造謠者”的帽子。李文亮不是英雄,但他很真實。他就是蕓蕓眾生中那個沒那么偉大但默默善良的一個普通人,所以當他逃不開命運的擺布我們才會更心痛!宋人蘇洵曾說過:“知無不言,言無不盡”,時代發展到今天,還如此“想說不敢說,說了被追責”,該是多么的悲哀啊!
此時,柏拉圖的聲音又回響在耳畔:“如果尖銳的批評完全消失,溫和的批評將會變得刺耳。如果溫和的批評也不被允許,沉默將被認為居心叵測。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許,贊揚不夠賣力將是一種罪行。如果只允許一種聲音存在,那么,唯一存在的那個聲音就是謊言。”
世界不能只能容納一種聲音,任何人都應當有發表不同意見的權利。一個民族要想立于世界民族之林,不能沒有一個敢于說真話的人。有人曾撰文說:“如果一個社會容不下一本敢于說真話的書,容不下一個敢于說真話的人,甚至容不下一篇敢于批判現實的文章,那么它將在愚昧無知的沉睡者和自欺欺人的裝睡者中沉沉死去。”
夢醒者的痛苦,恰恰在于他承受了那些沉睡者和裝睡者以及所有人的痛苦。李文亮就像歷史上諸多的先行者一樣,他的吶喊聲從一大群沉睡者和裝睡者耳際掠過,但無濟于事。
他雖然沒有被一大群沉睡者和裝睡者孤立,但卻被警方叫過去“訓誡”,還得違心地簽下“明白”和“能”的保證;他雖然沒有老死于荒村山野,但卻病死在自己工作的醫院。他和先行者一樣,死不瞑目。
或許,那些沉睡者和裝睡者天然是麻木的。傷疤還沒好,就忘記了痛。
或許,他們簡直就是奇葩。在他們的想象中,表面上的“歲月靜好”、穩定和諧,比像李文亮一樣的無數個普通人的生命安全更重要。
俄羅斯有一部叫《危樓愚夫》的電影,電影講述了一個很好的隱喻:“大廈將傾是因為從根基到上層都出現了裂縫。群體性的罪惡首先從個體性的罪惡開始。最開始的時候有人腐敗,有人沉默。當這份罪惡形成群體的合力時,一切的扭曲和恐怖就變成了理所當然。有群體負責讓真相閉嘴,也有群體會很配合地住在將傾的大廈中。因為在一群豬面前,每天都是歲月靜好。”所以尼基丁憤慨地告訴自私的妻子:“你難道不明白,我們在一起像豬一樣生活,也會像豬一樣死去,就是因為我們彼此誰都不是!”
沉睡者乃井底之蛙,其夜郎自大,固然可悲。但裝睡者那種自欺欺人、自私自利的嘴臉,兩面派的作風,尤其令人悲憤!
這樣的裝睡者,不因一個朝代的滅亡而消失,也不會因一次災難而匿跡。比如郭嵩燾的副使劉錫鴻就是一個裝睡者。他在英國見識過西方文明,私下里非常贊許,但他卻密奏郭嵩燾“十宗罪”,處處維護中清王朝“天朝上國”的“尊嚴”。再比如這些年,國內一批批所謂的“反美斗士”,一邊口中大罵特罵“老美”和西方,一邊偷偷將自己的家人移民到他們“鄙夷”的國度。
不能說真話,說真話沒有“好下場”,導致的另外一個后果就是說謊。
病毒并不可怕,說謊才可怕。
當謊言成為空氣一般的存在,我們每一個人都在劫難逃。這些天,媒體不斷爆出“明明從疫區回來,卻隱瞞行程,導致其他人跟著隔離”、“明知會傳染卻刻意隱瞞拒不配合,導致親友和醫護人員都深受其害”……類似情況不勝枚舉,是政府沒有通知到位嗎,是法律沒有明確要求嗎?都不是,是無知,是僥幸,是麻木!
撒謊的代價有多大?我們現在都知道了,但也晚了。因為撒謊,我們所有人已經都在為這場人禍買單了。
我們真的需要反思,如何重塑誠實篤信之風。撒謊是會傳染的。所以沒有哪一種行為的代價,比撒謊更高。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曾這樣說過美國:“你可以在所有時間欺騙部分人,也可以在一段時間欺騙所有人,但你不可能在所有時間欺騙所有人。”這是一個萬劫不復的惡循環。一個謊言需要十個真相來掩飾,十個真相又需要制造更多的謊言來支持,就這樣陷入欲罷不能永無休止的撒謊圓謊、防人之口、掩人耳目的怪圈。
那些謊話連篇的人,你們不害怕有一天當你們故去時,后人敬奉你們的,不是鮮花,而是口水。這一屆民眾智商已不同往日,陽光透明才能一呼百應、一掃陰暗。城市上空中彌漫著無數病毒顆粒,每個人都想看到黑蝙蝠背后的真相。
因為我們熱愛這片土地,這片天空,這里血濃于水的每一個人。世獨我無偶,愿將風月候。你知順從非我,敬你敬我敬自由。
疫情面前,不僅僅缺少說真話的“李文亮”、“鐘南山”們,還缺少有自主意識和獨立思考能力的“清醒者”。有些部門一遇到事情,就先著急“洗白”,草率上綱上線;有些民眾一聽到什么“聲音”,就像只“鸚鵡”一樣趨言附和、人人云亦云,要么就是盲目跟風,添堵搗亂。
于當政者來說,對民眾的“聲音”,理應保持冷靜和理性。因為愛這個國家,大家才會在意這個國家;因為愛這座城市,大家才會在意這座城市。
如果什么事情的發生和結果很惡劣,就應該徹查和處理。人都會犯錯誤的,部門也會,因為是人在工作。所以,調查清楚,賞罰分明,給人民一個清楚的來龍去脈,才是最好恢復公信力的方法。
如果一味的像“紅袖標”一樣強壓著跟民眾說話,你覺得他們會信服么?到處都是謠言,連權威媒體都在說話打臉,你覺得光靠喊口號和上綱上線還行么?其實,很多人愿意站出來說話,關心著身邊的大事小情,正好說明他們愛著這個國家和這個地方的人們,正好說明還有很多人心是肉長的,有些人還有一腔熱血。等民眾都發展到漠視生命與不公的時候,我們偉大的祖國還有救嗎?
“他們是憂國憂民的人,是有一定見解的人,是做對了的人,是應該保護的,應該贊揚的。”中國疾控首席科學家曾光如此評說李文亮等8個人。正是因為“李文亮”們是“憂國憂民,有見解”的人,才會有國家和人類的進步。
在疫情來臨時,我們更應追求事實真相,查清病毒來源的罪魁。如果把應對突發事件的理論上的最標準、最正確、最科學的流程,姑且叫做“真理”的話,那么,就在12月30日那天,我們本來可以無限接近這個“真理”的。就在那個彼時彼刻,我們原本有機會改寫命運,不至于泱泱大國如此狼狽不堪,不至于數百萬人在除夕夜顛沛流離。但是有些人卻把力量用在了處理李文亮等八名“造謠者”身上。
就連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說:“如果早一點采取措施,疫情影響會更小”。“如果早一點決定,比如在1月12日左右就關閉離漢通道,效果可能會更好,疫情會有所緩解,對全國各地的影響會更小。”
如果當時社會公眾因此產生警戒,基于當年對SARS的恐慌那樣早早采取一定的防護措施,也許疫情就能夠穩定控制在局部范圍內。
可惜已經發生的事,沒有如果可言。疫情還在與日擴散,病患還在與日增添。
是僥幸和輕慢,讓武漢和中國失去了改寫命運的機會。疫情發生早期的武漢,真實的信息被人為壓制,“大膽”放任病人出行,“大膽”放任疫情源頭營業,“大膽”讓關鍵易感人群不戴口罩以免引發公眾恐慌。就在疫情已經引起全社會關注時,還敢派送免費旅游券讓市民去登黃鶴樓,組織“萬人宴”讓四萬家庭共吃團年飯。這些“大膽”的背后,難道不是僥幸心理作祟,不是對傳染病防治規律的無知,對自身和他人健康風險的漠視嗎?
還有那些草率表示“沒有證據顯示人傳人”,輕言“可防可控”的官員和專家們,有沒有拿出一種對人民負責的科學審慎態度?有沒有做到信息透明,主動釋疑,紓解民眾情緒,緩解社會“心病”?早期把“避免形成社會恐慌”作為制定政策的優先考量時,有沒有把尊重科學,尊重生命放在首位?
“高的人打破到黑暗,被黑暗吞噬,矮的人看熱鬧。當黑暗籠罩,無人幸免。”疫情防治是一個系統性工程,與我們每一個人都息息相關。每一位社會成員都應當本著對自己和別人生命負責的態度,切不可圖自己方便、為一己私利,違反防疫的各種規定,更不可有“哪那么容易被傳染”的僥幸心態,因為“面對疫情,任何僥幸都可能奪人性命”。只有每個部門、每個崗位、每個人都心存敬畏,杜絕僥幸,我們才不至于辜負醫護人員在一線的堅守。
唯其如此,他們的堅守才有意義,才有價值。
疫情當前,有些人還缺少一份良知、責任和擔當。不論是在洶涌如潮的網絡信息中,還是身邊的真實世界里,在不斷更新的疫情訊息裹挾下,有的醫者疲于賣藥、借機撈錢;有的專家工于名利、言而不實;有的教授無心研究、明哲保身,還有那些有時間潛心研究、醉心于在國際頂級學術期刊發表“高質量論文”,卻在這場對抗病毒的全民動員中,銷聲匿跡、默不作聲的“院士們”,他們享受著高職稱及高俸祿,享受著國家給予的各種津貼,卻不務正業、不干人事。甚至有些官員早把“為人民服務”的宗旨拋在腦后,一心只想保住自己的烏紗帽。當然,還有那些“心里裝的只有錢”、趁機哄抬物價,大發昧心財的貪婪奸商……
“我愿在我的判斷力所及的范圍內,盡我的能力,遵守為病人謀利益的道德原則,并杜絕一切墮落及害人的行為。”每一位醫學生,都有一門必修課——希波克拉底誓言。李文亮做到了,那些“高院士”“王專家”們呢?
有些人死了卻永遠活在人們的心里;有些人活著卻永遠被釘在恥辱柱上。有些人尸位素餐,終被世人唾棄;有些人舍命逆行,最后成了英雄。李文亮醫生乃一介基層醫院的醫生,卻用自己的生命,為國人力挽狂瀾,拯救蒼生做出了巨大犧牲,最終倒在了真正的謊言面前,乃至獻出自己寶貴的生命!
這是一個時代的悲哀!他背負著“謠言”的處罰,仍然戰斗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的一線,像蠟燭一樣燃燒自己,照亮蒼生!鐘南山、李蘭娟那么大年紀了,仍然忘我地搶救確診患者的生命。他們敢于直言,他們誠實無畏,他們冒著生命危險,他們和那些依舊拼盡生命奮戰在一線的醫務人員,和那些不計個人利益傾盡所有的無私奉獻者,均是國家和民族偉大的精魂所在。
有法律人士基于李文亮“屈辱的死”,呼吁廢止限制言論自由的法律法規,建議“給新聞媒體以絕對的報道自由,給公民以除惡意捏造、誣告之外的絕對言論自由。建立說真話并且得以防止特別重大、重大、一般、輕微事故發生的獎勵機制,建立對謠言的甄別和糾正機制。”他們還呼吁廢除對謠言的懲處(包括法律、黨紀、行政懲處)機制。
亦以明死生之大,匹夫之有重于社稷也。無數失去的生命,血的教訓可否警醒一些人做事實事求是一些,說話客觀理性一些,活得清醒真實一些?自然和歷史給我們的教訓已經夠多了,我們需要的不是誰來拯救誰,而是自己拯救自己,只有自己認識到了問題才能救贖自己,誰敢保證以后沒人吃野味,誰敢保證以后再有災難發生時相關信息發布能夠及時公開透明?誰敢保證以后另一個病毒出來不會再抓另“8個人”?只有人人互相監督,有報必查,查有反饋,反饋公開,增強執政能力,加大懲戒力度,才能興我中華!
魯迅曾說:“面具戴太久,就會長到臉上,再想揭下來,除非傷筋動骨扒皮。”現在說什么都于事無補,只希望我們的官員能放下自己的自私自利,為民族著想,為國家生計著想,為天下蒼生著想,將改革進行到底。
現在,我們的祖國“病了”,我們的家鄉“病了”,我們的城市“病了”……但這一切只是暫時的。雖然“治愈”的過程有些漫長,但我們相信終歸會治愈的,這場新冠病毒疫情也一定能戰勝!待到陽光和暖,冷風不燥,春風又將吹綠大江南北,陰霾一掃而光。彼時,百花綻放,人間盡是笑顏。
為眾人抱薪者,不可使其凍斃于風雪。為自由開道者,不可令其困厄于荊棘。康德說:“只要你盡職盡責,人們都會由衷地對你尊敬。”李文亮醫生,一路走好,天堂里沒有新型冠狀病毒,沒有病痛,沒有謠言,沒有謊話,只有真善美。感謝您用生命發出的警報,愿天堂里沒有訓誡。相信我們的后代在回憶這段歷史時,一定會對您發出由衷的敬意。
來源:華夏早報
祈愿李文亮的“哨聲”成為消除愚昧和謊言的號角;希望“訓誡”不再是一種讓民眾閉嘴的工具;但愿“口罩” 將成為一段歷史的代言。
 
 
 

來源:華夏早報

相關新聞

推薦閱讀

熱點專題

325棋牌游戏下载
际银配资 省快乐12的走 欧联直播 smi理财平台 手机麻将的原理与技 中超赛程表 下载熟客温州麻将安装 下载广东十一选五 股票涨跌幅度百分比如何计算 欢乐真人麻将下载安 宜昌麻将血流换三张下载 快乐10分开奖号 002540股票分析 免费下载闲来麻将 排球队员 海南琼崖麻将官网版下载